第679章 我只救人不救畜生!-徐幻

<dd class="tpqpd"></dd><output class="tpqpd"><dd class="tpqpd"></dd></output><dd class="tpqpd"></dd>
M6.c?c > 透视邪医混花都 > 第679章 我只救人不救畜生!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679章 我只救人不救畜生!

        第679章        我只救人,不救畜生!
       听到冯锐航嚣张的话语,陈轩假装露出害怕的神情,但是嘴角始终挂着若有若无的冷笑。
       冯东山当然不会在急救室里,叫人动手强迫陈轩,他忍着怒气,冷冷的说道:“陈轩,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,一个亿诊金,你把我儿子治好,今年之内,我保证不会对你们沈氏集团动商战!”
       急救室里的众多医生,听到一个亿的诊金,全都惊呆了。
       这可能是全华夏最高的诊金!
       也只有冯家这种盘踞云东省会的大家族,才有这个气魄出得起一个亿。
       众人听得目光都变火热了,而陈轩依旧不为所动。
       冯东山的话说得好听,今年之内不动商战,然而还有不到一个月,就是元旦了,新的一年即将到来。
       放过沈氏集团一个月?简直可笑!
       陈轩也不需要冯东山放过,他言语坚冷的开口道:“冯东山,我还是那句话,拿你冯家全部资产来换你儿子的命,其他免谈!”
       “你!”冯东山险些被陈轩这句话气炸了。
       他冯东山向来说一不二,今天已经做出非常大的让步。
       没想到这小子,竟然如此不知好歹!
       “你考虑的时间不多了,好好想想吧。”陈轩双手抱胸,施施然站着。
       随着他这句话,冯锐航的面色越来越惨淡,痛苦呻吟之声越来越大,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了!
       冯锐航全身上下,更是一片冰寒,甚至有寒气化为烟雾从体内飘荡出来,充斥着诡异和恐怖。
       与此同时,病床边的生命体征监测仪,也出危险的信号,意味着病人即将死亡!
       “我的儿啊!”冯夫人惊慌失措,想扑到床边给儿子取暖,却又被寒气逼了回来。
       “完了,儿子要没命了!东山,你快想想办法啊!”
       “咱们家不是有枪吗?把枪拿出来,逼着这小子给锐航治病!我就不信他不从!”
       冯夫人已经语无伦次,抓着冯东山的手哭喊大叫。
       冯东山没有听老婆的话,这里可是省会不是荒郊野岭,他怎么可能拿枪来逼迫陈轩?
       眼见冯锐航即将被冻僵至死,一旁的院长语气沉肃的对陈轩说道:“这位陈先生,你也是医生,所谓医者仁心,你既然懂得如何驱除苗疆蛊毒,为何见死不救?”
       “我只救人,不救畜生!”
       陈轩一句话,把整个急救室的人狠狠震了一把。
       居然敢骂冯家少爷是畜生!
       这是不要命了啊!
       冯东山的怒火瞬间爆出来:“小子,你以为我真的不敢杀你?”
       “你可以尽管动手。”陈轩气定神闲的站着,一丝畏惧之色也无。
       正在这时,生命体征监测仪上显示的生命线,终于变成一条平滑的直线。
       冯锐航,嗝屁了!
       “老娘杀了你,给我儿子偿命!”冯夫人疯了似的向陈轩扑过来。
       陈轩随手一甩,把冯夫人推了回去,宏远集团的智囊团连忙把董事长夫人扶住。
       亲眼看着冯锐航被寒毒折磨致死,陈轩心中的怒气终于得到泄,就要转身离去。
       “我冯东山不把你和沈氏集团全部覆灭,我就不姓冯!”冯东山愤
       怒得浑身微微颤。
       目送陈轩离去,他并没有让人阻止。
       当场叫人弄死陈轩的话,就算他冯家在省会再有权势,也不好摆平。
       毕竟陈轩现在可是有谭家的关系。
       看了眼儿子的遗体,冯东山神色阴冷的拿起手机,拨打一个号码。
       “喂,华哥,方便讲几句话吗?”冯东山收敛了身为上位者的姿态,小心翼翼的问道。
       众人听得暗暗惊异,能让冯东山这等人物如此尊敬的叫上一声华哥,对方又是什么身份?
       电话那头,传来一个略微沙哑阴沉的声音:“是冯董啊,有什么事,说。”
       “我想请华哥您帮我对付一个人。”冯东山斟酌着语气,准备把陈轩的来历背景介绍一番,“这个人是沈氏集团……”
       “就一个人?那不用跟我说了,你跟我手下癞头强谈!”这个华哥好像有些不耐烦的样子,紧接着电话里传来另一个人的声音。
       “冯董,要对付谁?”
       “是强哥吗?我要对付的那个人叫陈轩。”冯东山给这个叫“癞头强”的人报了陈轩的资料,两边谈好价格之后,冯东山满意的挂断了电话。
       冯夫人在旁恨恨的问道:“东山,那什么华哥,真的能让那小子给咱们儿子偿命?”
       “放心,华哥的人出马,从来没有失手过一次。”冯东山毫不担心的说道,同时嘴角勾起一丝阴冷笑意。
       他已经迫不及待的等着癞头强过来照片,看看陈轩死得有多凄惨!
       陈轩却不知道冯东山请了人来对付他,心情畅快的走出省会第一医院,再召唤寒食蛊虫从冯锐航的体内神不知鬼不觉的飞回来,然后搭车回到璧心园小区。
       回到新买的房子,张芷澄刚打开门,陈轩立马闻到一股饭菜的香味,让他食指大动。
       这小妮子的厨艺,越来越好了!
       “陈轩,冯锐航怎么样了?”张芷澄一见陈轩回来,就迫不及待的问道。
       她今晚已经洗好澡,不过并没有穿着宽松的毛茸茸家居服,反而披着一件白色开衫毛衣,里面是一件黑色吊带小衣,衬托出上身傲人的身材,香肩雪白一片,曲线曼妙的锁骨仿佛能勾人魂魄。
       下身一件黑色短裙,把一双修长圆润的大长腿完全露出来,套着质地高档的黑色丝袜。
       张芷澄说话间,更是香气芬芳,沐浴露和处子幽香混合在一起,让陈轩都有些迷醉了。
       见张芷澄今晚穿着这么性感,陈轩内心暗叹,这小妮子怎么突然转性了?
       以前张芷澄和他在一起,老是怕被他占便宜,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,今晚却穿得如此诱惑,大大的不对劲。
       陈轩心猿意马之下,随意的回答道:“冯锐航挂了,活生生冻死的!”
       “真是恶有恶报!”张芷澄忍不住拍手叫好。
       陈轩边和张芷澄说话,边走进客厅,嗅了嗅厨房的香气,微微笑道:“好香啊,你做了什么菜,我来尝尝!”
       “你先去洗澡!”张芷澄一副不容置喙的口吻说道。
       陈轩无奈的说道:“我饿了,先吃饭行不行?”
       “不行不行,你要先洗澡!乖,听我的话!”张芷澄好似大人训小孩似的开口。
       陈轩越听越觉得有古怪,张芷澄今晚到底想干吗?
       看着张芷澄似嗔似羞的神情,最终,陈轩还是乖乖的走进浴室里。

  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pnoob.top。

『点此报错』 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