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八十六章 恐怖的厉鹗-徐幻

<dd class="tpqpd"></dd><output class="tpqpd"><dd class="tpqpd"></dd></output><dd class="tpqpd"></dd>
M6.c?c > 透视邪医混花都 > 第四百八十六章 恐怖的厉鹗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四百八十六章 恐怖的厉鹗

        第四百八十六章        恐怖的厉鹗
       经过一番检查后,陈轩现后背的伤口并没有什么大碍,施展医术为自己消毒后,很快恢复如常。
       正在这时,他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,一看来电显示,是青元先生打过来的。
       陈轩微微讶异,难道蔡先生刚被他解决,远在苗疆的癸阴帮就收到消息了?
       按他的推算,季磊的联系人小钱也得知这个消息,因此青元先生才会打电话过来通知他。
       略微猜测之后,陈轩接通了电话。
       “陈真人,季磊的联系人刚才打来电话,因为您不在这里,我让季磊找借口说暂时没时间通话,让对方一个小时后再打来,请问您现在要过来吗?”青元先生恭敬的声音从手机里传出来。
       陈轩想也不想就回答道:“好,我马上过去。”
       开着黑暗骑士跑,第三次来到青元先生的别墅,陈轩先是简单询问一下季磊,刚才的电话有没有透露什么信息。
       季磊见到陈轩,诚惶诚恐的说道:“小钱说第癸阴帮的调查还在继续,另外,还希望我汇报一下在天海市的近况,说是教主的命令。”
       陈轩眼神微沉,看来季磊被关押那么久,金蚕教还是起疑心了。
       他也没有再问什么,静静等待着下一个电话。
       不一会儿,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就响起了铃声,陈轩示意季磊接听。
       在免提状态下,小钱的声音清晰的传到三人耳中:“喂,季大哥,你现在有空了吗?”
       “现在有了。”季磊语气自然的回答。
       小钱接着说道:“教主要和你说话。”
       此言一出,陈轩、青元先生和季磊面色都是微微一变。
       尤其是陈轩,没想到一向非常神秘、连教中事务都不如何打理的金蚕教教主,居然会亲自和季磊通话,让陈轩不大不小的诧异了一下。
       之前陈轩向季磊简单询问过关于金蚕教的信息,得知金蚕教教主名为厉鹗,是一个驱驭蛊术的宗师级高手,手底下养着一只金蚕蛊王,厉害无比,是个神秘而又强大的人物。
       季磊微微一愣后,赶紧语气恭敬的说道:“季磊聆听教主圣讳!”
       “季磊,我让你去对付秦慕石那么久,你怎么还没给我一个交待啊?”一个稍微有些沙哑,还带着一丝丝阴冷的声音传了过来。
       陈轩瞳孔微微一缩,这个金蚕教教主的声音,听起来让人不寒而栗,他定力很好倒没什么感觉,作为半个修道者的青元先生内心忍不住有些寒。
       这种苗疆蛊术大高手,是青元先生最为忌惮的危险人物之一,他这辈子宁愿和修行圈子里的人交手,也不愿意碰上神秘邪恶的强大蛊师一次。
       季磊也是身体微微一颤,随后才敬畏的答道:“教主大人,那秦慕石老奸巨猾,医术高明,不好在他身上种下蛊毒,而且近期我与其他蛊师生了一些摩擦,因此这段时日耽搁了。”
       “对付秦慕石是我们关乎我们金蚕教命运的大事,你这么久还没完成,实在是太让我失望了。”金
       蚕教教主厉鹗声音越来越阴寒,咳嗽两声后又继续说道,“你先回来苗疆复命,我会再定下计划,秦慕石既然防范得深,我们也不一定要从他身上着手,不如另想办法对付陶婆婆。”
       “教主,请再给我一次机会,我一定会尽力搞定秦慕石的。”季磊听教主想让他回去,连忙找借口回应。
       电话那头,厉鹗重重的哼了一声:“季磊,你才出去多久,胆子就变得这么大了?连我的命令也敢违抗?我命令你现在就给我回来,否则你知道违抗我的后果!”
       “我……”季磊顿时一脸惊恐,求助的眼神看向陈轩。
       陈轩当即皱起了眉头,他知道季磊为什么这么惧怕金蚕教教主厉鹗,因为季磊的本命蛊就放在金蚕教总部。
       厉鹗只要破坏季磊的本命蛊,就可以在千里之外,取走季磊的性命。
       此刻陈轩已经没有时间考虑,只能向季磊点了点头。
       季磊明白陈轩的意思,当即开口道:“教主,我现在就订机票回去!”
       “季磊,你是不是出事了?”电话那头,厉鹗突然阴沉的问出这句话。
       一瞬间,季磊又惊又急,不知道如何作答,再次把目光投向陈轩。
       陈轩没想到季磊只是稍稍迟疑一下,就引起厉鹗的怀疑,这个金蚕教教主疑心实在太重了。
       现在季磊要倚靠他来回答,几秒钟的时间,又会让厉鹗继续起疑。
       果然,陈轩还没有示意季磊如何作答,厉鹗阴寒的声音再度传了过来:“季磊,你很不对劲,看来你已经变节了,说!我们金蚕教通过秦慕石对付陶婆婆的秘密,你是不是已经透漏出去了?”
       “我没有啊!”季磊只能矢口否认。
       电话那头,突然传来阴测测的笑声,紧接着季磊一声惨叫,手机从手中脱落,自己往地上摔去,眨眼之间,他的整张脸就被黑气吞噬,全身痉挛,痛苦不堪。
       见到这一幕,陈轩知道肯定是厉鹗在千里之外,破坏了季磊的本命蛊!
       眼看着一秒之内,季磊就变得奄奄一息,陈轩立刻接过手机,冷声而道:“厉鹗,你好狠毒的手段,连自己教中的重要领,都说杀就杀!”
       “哼,我果然猜得没错,季磊被人控制了,说吧,你到底是谁?是不是和我们金蚕教作对的其他蛊毒门派蛊师?”厉鹗沙哑难听的声音不断传来。
       陈轩语气中不含任何情绪的道:“我是谁,你无须知道。”
       “你不说也罢,不过我已经定下了对付陶婆婆的计划,这次她难逃一死,不管你是哪一派的蛊师,都争不过我们金蚕教,哈哈哈哈……”一阵难听得如同鬼哭神嚎的笑声响起,旋即戛然而止。
       很明显,厉鹗已经挂断了电话。
       陈轩面色沉静如水,他内心在这一刻闪过一连串念头,最终眸色变得深沉起来。
       “陈真人,季磊已死,现在我们应该怎么办?”青元先生在身后小心翼翼的问道。
       “你把季磊的尸体处理掉,后面的事情,就不用你操心了。”陈轩淡淡的说道,随即驱车离开青元先生的庄园。

  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pnoob.top。

深度|“烈火骑士”龙麻子:一个“坏孩子”的英雄路。
河北暴雨大风寒潮等多个预警齐发!气温骤降!。
西渝高铁安康重庆段初设获批总投资1213亿。
云南永善县在浙少数民族务工人员喜迎国庆。
台媒曝:日本舰船骚扰台湾船只,双方对峙10小时。
假期出游,小心“最凶险的骨折”。
/木犀秋雨故思君/海棠梨花檐/当我熬死皇帝之后/暮见春深/[综]玛丽苏光环/沉尘浮世。
/大清贵人/尤妮丝/巫师亚伯/吃瓜子群众/汉旗不落/任国成。
/我成了唯一的幸运玩家/瓶子上的霜/漫漫追攻寻壳路/木冘/他非要我以身相许/庭明。
它山之石,可以攻玉。
11月17日,一场罕见的大雪不期而至。
基于此,为提高教师对人工智能赋能于教育的认识,体验“用科技让复杂的世界更简单”的教育应用,透视邪医混花都党委联合百度教育于11月25日下午,在百度科技园举办了党建活动。
?一米农场?作为以学生为主体的研究项目,在开发研究性学习空间、强化劳动教育、落实立德树人要求上有着突出的优点。

『点此报错』 『加入书签』